【钢城文苑】陪妻“闯关”
发布日期:2017-12-11    作者:毛新安    
0

妻感身体不适,去了趟医院,回来满脸阴云。

刚生完孩子不久的女儿不停问检查咋样医生咋说……妻心烦,一直没言语。女儿见母亲阴了脸的又没理睬,好受委屈,抱过孩子,便一旁悄悄流泪去了。

那时我刚好从厂里回来,楼下洗漱完,天色已完全黑定。上楼第一件事便是和女儿一样的问话,殊料妻突然大发了脾气:“问什么问?你们该吃饭吃饭去。我要是不在了你们也省心!”无明的恼火,怪异的脾气顿让我一头雾水。想妻一向不是这样的,虽嘴碎,但不至于这脾气;何况我整天没黑没夜厂里忙碌,回家来,饭没来及享用,就问句检查情况,劈头盖脑这番,谁受得住?自己“火”还无处泄呢!……但见妻与女儿一旁悄悄儿拭泪呢,还是忍了去。

好则妻很快平定了下来。她先抱过两月大的孙女儿,对了一张稚气、可爱的脸蛋儿先是一阵亲热,尔后逗趣道:“奶奶要走些天了,书妍啊,可要听妈妈话哩,乖乖的!……奶奶如能平安回来,再好好疼你噢!”小书妍似乎听懂了奶奶话,竟伊伊呀呀笑绽了脸。我看到妻表情一下变得凄楚起来。

不管怎说,妻必须马上医院做手术的。这点无毋庸置疑。而我所处县城无论医疗器械或是医护条件均不具备这种手术条件,须得去市大医院做。没办法,只有连夜电话联络市内朋友帮忙联系医院,然后又向单位领导请假……一切忙完,已快凌晨一点钟。

果如预料,医院患者暴满。按院里安排,妻两天后才能入院手术。

临行前两天,妻挖空心思想着家务哪些还未做周全。一会去趟菜市,一会去趟超市,把该购置的生活所需品硬是满满塞了半屋。之后,又是剥菜、洗菜,又是剁馅、包饺……整天里,人忙得跟陀螺一样。知劝亦无用,只好随了她。

去医院这天,临上车还再三嘱咐女儿:给娃洗的护衣在东边柜里挂着呢,棉衣在下边柜里;菜是洗好的,饺子在冰箱里冻着……唠叨的母女俩宁是满脸泪水。我说走吧走吧,又不是上战场,何必生离死别的。妻却不爱听了,她抹过泪水,一脸怼怨:“你就知道厂里事。这家你啥时操过心啊?”噎得我一时无语。想也是的,这家我啥时操过心呢?做为男人,理应家的顶梁柱,可除了外面,家里我顶过什么?支撑大小家务的,也唯有妻了!……俗语道: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自成家来,妻与我同甘共苦,风里来雨里去,她享受过什么穿戴过什么?自己时不时在外还和朋友们猜拳行令、吆五喝六,妻却在家里默默操持着家务,为家撑起一片蓝天,身为男人,我们不觉惭愧么?男人的青春可以在浪漫与潇洒中渡过,而女人的青春_____特别是成家后女人的青春在哪里?她们除了锅碗盆瓢,伺候老小,属于妻的还有什么?……岁月吞噬着她们的青春,家庭剥蚀着她们的容颜,直到不经意的一天,儿女猛发现母亲的头上有了银丝白发,惊奇地喊:“呀!妈妈,您头上有白发了!”作为母亲,那刻里她们心里作何感想?或许心灵深处流星般划过一道深深的叹息后,脸上便只有一丝淡然与无奈了……她们似乎也只能这样。这便是妻,一身为人妻为人母的妻啊!

车子怎么驶出了市区,我全然不知。路旁新区的景色我更无心情去欣赏。心里想着车子快些再快些!……再就是感谢命运终给了我一次陪妻去“闯关”、伺候妻的机会。我得珍惜,得永记。(钢轧事业部:毛新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