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城文苑】论《动物庄园》的反乌托邦色彩
发布日期:2019-10-16    作者:思雨    
0

《动物庄园》是二十世纪英国著名作家和社会评论家乔治•奥威尔的代表作之一。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场动物主义革命的酝酿、兴起和畸变:一个农庄的动物不堪人类压迫,在猪的带领下揭竿而起,驱逐了农场主,动物们实现了当家作主的愿望,农庄改名为“动物庄园”,奉行“凡动物一律平等”;经过一番洗礼,农庄的信条被修正为“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加平等”,然而动物们所期待的自由平等的乌托邦社会并未实现,反而在独裁者拿破仑的统治下过着悲惨的生活,农庄的名字“动物庄园”亦被取消。

在传统的乌托邦作品中,一切都是按照法律进行的。然而,在动物庄园里,无法无天是国家的主要特征。反乌托邦社会的独裁者使用不人道的方式来统治大众,领导者的冷酷无情通过暴力与权力的统治方式表现出来,而纪律权力也一步步将民众塑造成温顺的臣民,使它们面临着要么服从要么反抗的局面。作为领导者,拿破仑不使用他的权力去工作或者全心全意服务,相反,他以一个独裁者的身份,滥用权力为自己谋取利益,镇压群众。例如,拿破仑总是命令他的追随者用手中的绳子来监督,以确保在动物工作的时候没有人偷懒。渐渐地,动物们习惯了这种动力机制,努力工作而不偷懒;它自私地把动物变成了自己的劳动奴隶,撒谎说风车建成后将会有热水和电,命令动物们夜以继日地工作,尽快完成风车的建造;除此之外,拿破仑还亲自培养了十条帮助他维护秩序消除异己的恶犬,任何犯错或者对拿破仑统治表示不满的动物,都会遭到恶犬灭口。不可置疑,在一个极权主义政权的最初几个阶段,这些恶犬相当于秘密警察的地位,发挥了一种作用,但是秘密警察这一群体的出现实际上是统治者极度不自信的表现,越专制无能的社会,秘密警察的作用就愈发明显。

正如福柯所说:“哪里有权力,哪里就有反抗”。也就是说,抵抗是力量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不是外在的,而是内在的。拿破仑的独裁专制必将导致抵抗,斗争总是诉诸于语言斗争和暴力,这是真实的动物庄园的特点。正如前面所说,拿破仑和它的追随者使用一切可能的暴力手段使大众服从,动物们采取行动抵抗暴力。首先是鸡对每周四百个鸡蛋合同的抵触,因为这意味着它们的蛋会被抢走,明年春天就没有孵化的机会了,所以小鸡飞到木筏上打破了鸡蛋。第二个故事发生在一次会议上,当时拿破仑正在屠杀持有不同观点的动物,鲍克瑟气得站起来反抗。“鲍克瑟看见他们来了,就掀开他的大屋顶,在半空中抓住一只狗,把它按倒在地上。”即使他们尽力抵抗,他们所有的艰辛都没有达到他们期望的效果,不同意拿破仑的鸡都饿死了,大多数动物也被屠杀。通过暴力手段,彻底消灭了民间的敌人。体罚能有效地使人屈服,拿破仑最终把所有动物都变成了顺从的臣民,它们温顺的身体为动物庄园的生产力和稳定出了贡献。鸡最后得生四百个鸡蛋,在这场残酷的屠杀之后,没有其它动物敢反抗。尽管建造风车的过程很辛苦,动物们仍然勤奋无知地工作,没有任何怨言。使用暴力确实对所有的动物都有效果,在拿破仑的暴力和权力统治下,所有动物都因恐惧而颤抖。拿破仑也对斯诺鲍使用暴力,它清楚地知道斯诺鲍比它能干得多,而且还比受欢迎。它可能无法通过公平竞争占上风,于是它命令暴力部队把斯诺鲍赶出去。

暴力和权力统治并不是导致抗战失败的唯一原因,动物的无知在被统治角色的塑造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它们的无知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动物缺乏学习的能力,由于动物不能学习更多的词汇来表达自己,它们的话语权经常被剥夺,便慢慢失去了它们的合法权利;二是它们对拿破仑的盲目信任和依赖,动物们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统治阶级身上,期待着琼斯先生被推翻后,猪能给它们带来一个乌托邦;三是拿破仑经常以建立平等的动物乌托邦为借口,欺骗动物执行它的命令,事实上,猪比琼斯先生更粗鲁,勤劳忠贞的骏马工作到死,最后还是被偷偷卖给了屠夫。

在小说的结尾,“外面的生物从猪看到人,从人看到猪,又从猪看到人,但是已经不可能说哪个是哪个了。”拿破仑穿着人类的衣服,睡着人类的床,做着琼斯先生所做的一切,甚至像人类一样用两条腿走路。它执行的裁决比琼斯的时代要残酷得多。它背叛了革命的初衷,成为了一个典型的暴君,它把“一切动物一律平等”的格言忘得一文不名,不顾动物乌托邦的承诺,独自享受着奢侈和幸福。相反,它构建了一个反乌托邦的世界,动物生活在痛苦的深渊中。在拿破仑的控制下,从动物庄园到马诺庄园,大规模的劳动就像奴隶一样,而且将永远是奴隶。“这个世界将失去所有的爱、所有的欢笑和所有的快乐—除了本身陶醉于纯粹的权力之外”。温顺的身体和反抗的身体都是由暴力和权力机制产生的。分散的小规模抵抗是不会成功的。“他们的糖山到处是糖和蛋糕”的理想,在直到动物们从无知中醒来,清楚地看到真相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不会成为现实的。也只有团结起来战斗,它们才能实现平等的动物社会。虽然动物们对权力的反抗失败了,但这则寓言的最后一幕暗示着它们第一次从失明中醒来,还有光和希望在等着它们。

从暴力与权力对大众的非人道统治的角度看,可窥探出《动物庄园》的反乌托邦色彩。在极权主义的控制下,动物会选择不同的方式来抵抗,这是一种讽刺。权力从人转移到动物,又从动物转移到一头猪,这表明权力的转移只是主人的变化。除非每个人都为自己进行革命,而不把权力交给一个精英集团,否则自由和平等的希望就微乎其微。动物庄园的失败并不仅仅是猪的欺骗,其它动物的愚蠢和老迈哲关于革命变革的天真想法也要为后来的独裁统治负同样的责任。“只有当社会的所有成员都看到个人自由和平等的本质需要时,社会主义的基本目标才会像奥威尔所看到的那样更接近。”

反极权主义一直是奥威尔《1984》和《动物庄园》等作品的共同主题。这个关于获得和失去独立的故事,最后继续提醒读者,自由是脆弱而珍贵的。权力使人堕落,而且有力量在发挥作用。推翻压迫、追求自由,一直是动物们所珍视的,即使它们的斗争以失败告终。在《动物庄园》中,失落的人文精神的呼唤从未有过丝毫的缓解。动物之间的温暖、关爱和支持,证明了我们还有希望和可能,它们梦想的动物乌托邦总有一天会实现。(设备管理中心  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