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城文苑】炽热钢铁心 逐梦钢铁人
发布日期:2019-10-17    作者:席 伟    
0

     【钢城文苑】炽热钢铁心 逐梦钢铁人

     铁锤并不懂温柔——用一生去铸就顽强  

我的祖父是一名钢铁工人,他沉默少语,同其他的老人比起并没有慈祥随和的样子,可能是和铁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缘故吧,性格就像铁一样沉闷古板。我并不了解祖父的过往,但单从他不苟言笑且古板的脸上,多少也能读出钢铁人的沧桑之劲。据祖母讲,年轻时的他也是炼铁车间里有名的俊后生,虽然话不多,但干起活来毫不含糊,自己做完了工作也会帮工友多做一些,感觉总有使不完的力气。可是在我看来这么一个古板且枯燥的人,可并不像祖母说的那样平易近人。现在的我,看到祖父依然是那种庄严且刚毅的精气神,这种感觉让我也明白作为男人应当有着这么一股沉稳和踏实,沉闷的人并非不解人意,少话的人并非不懂温柔,可能他老了,就像一台机器老了,但是他是无辜的,曾经的他也激昂的转动过,齿轮紧紧地咬合着,外壳发出灼热的红光,他把精力全投入到工作里面,沉默只是因为认真的干着,顾不得其他。即使是铁汉也有柔情,铁汉的柔情全留给了那无声的岁月。只是在那么一瞬间,他排出了一连串的气体,他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高速运转着,那不甘的心啊,就像机器发出的嗞嗞声,这嗞嗞声惹得人烦躁,可熟不知这滋滋声是他用一辈子换来的。在这岁月的余波里,就像时光悄无声息的溜走,带走的都是舍不得的,留下的全是赶不走的。我敬爱我的祖父,他的奋斗史虽平凡无常,但在我看来这种如铁一样的品性和意志是我等后辈一生都要铭记学习的,做人做事就得有这种“铁性”!

 【钢城文苑】炽热钢铁心 逐梦钢铁人

铁器不止铿锵——铁也能谱出华丽乐章

相比起我的祖父,我的父亲和他的性格却是截然相反,对任何事情都很热情,刚参加工作的父亲是炼钢车间的一员,每天面对滚烫的铁水,他并没有退缩,如此高压的工作环境之下能自我调节,对工作的热情似乎一点也不比铁水的温度低。虽说是玩笑的话,但年轻时的父亲看上去总是那么干练、精神,在家里也从不抱怨工作的苦闷,回家总能给我们带来欢乐和喜悦。后来父亲做了调度,每天工作量大,人员安排事务处理上容不得一点疏忽,他深知那个岗位责任重大不能马虎,每天早早就去做准备,即使下班完成了交接工作,也还要给接班的同事嘱咐两句,完了他才会安心回家休息。我的父亲平时喜好琴棋书画,虽不说样样精通,但也略知一二,由于字写得好,他的调度记录本总是让人眼前一亮。厂里的演讲父亲每次都积极参加,他告诉我,无论成绩如何,他就喜欢这种能给人带来新奇、给人带来兴致的感觉。在家里父亲心情不错的时候会偶尔唱上两句,在电脑上拿着麦克风,就像有观众在看他一样。吉他口琴也都拿得出手,周末在家总为家人演奏那么一小段。而我认为,如今的工作并不比以前车间上班要轻松多少,但那是他真正喜欢的事情,可以为别人为厂里在自己擅长的领域贡献自己的力量,这种快乐和喜悦是在车间里远不能及的,厂里的黑板报也全是父亲的粉笔字,墙上的标语也都是父亲画上去,如今的生活比以前不知好了多少,物质条件也丰富了许多,但正是厂里对父亲这方面的认可,才让他和我们全家都感到了快乐。父亲和祖父一样也是钢铁人,但铁不只铿锵,它载着我们一家的幸福欢乐谱出华丽的乐章。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举国同庆,我同大家一起看了阅兵式,所谓震撼、所谓感慨并非一字一句能拟出的,如今我是陕钢集团汉钢公司的一份子,是国家企业的一份子,是中国的一份子,我想说:得此中国魂,即为中国人,此生以为炎黄子孙为傲。中华浩瀚磅礴之势乃有“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州”的魄力,对外即有“我既坐定中场,必将惊震四方”的能力,对内也有“气定神闲不改色,稳如泰山面从容”的定力,此三力,让中华定能“大丈夫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轧钢厂  席 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