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城文苑】唠叨里的爱
发布日期:2019-11-12    作者:李晓楠    
0

做姑娘时我嫌母亲唠叨,做母亲后姑娘嫌我唠叨。

做姑娘的时候,倔强和任性是我的标签。记得初中起我开始住校,每次回家母亲总是急切询问我在学校冻不?这周带的馍菜够吃不?有没有和同学闹矛盾?我总是不耐烦回答“好着呢,有的事给你说了,你也不懂”心里却对母亲的急切询问偷偷说着“真啰嗦”。当我礼拜天下午准备回学校时,母亲又是装馍,又是带菜,还让我把棉袄带上冷了穿,可是那时候的我正处在“美丽冻人”的青春期,虚荣正充斥着我年少轻狂的心,家里带的馍菜让我感觉低人一等,老式笨重的棉衣让我觉得丢面子。有一年冬天天真冷,我依然倔强地让棉衣在柜子里静静躺着,而我在寒冷里裹着单薄的衣服冻得瑟瑟发抖,最终的结果是我感冒了,发着高烧,打着喷嚏。母亲把我领回家又是吃药,又是输液,折腾了三四天病情才好转。母亲望着我无奈摇摇头,轻声说“我知道你嫌我啰嗦,我的叮咛你总是当耳旁风,可是你要知道,妈给你说的话都是为你好”那一刻,望着母亲因为照顾我熬红的眼睛,我羞愧地低下头,两行泪水顺着脸庞轻轻滑落,我学会了记住母亲的唠叨。

时光荏苒,岁月如流水,不知不觉我也步入中年的行列,母亲也快七十岁了,她的车轱辘话更多了。记得有一次我和母亲聊家常,同一个话题当她给我说第三遍的时候,我心里有一些不耐烦了,手中拿着手机浏览着网页,嘴里敷衍着母亲的话题,母亲从我的语气中感觉到不耐烦,她悄悄背过身去,不再言语。而沉浸在网络中的我丝毫没有感受到母亲的失落和伤感晚上睡觉的时候,母亲躺在被窝里我说“自从你爸走了后,你们工作在外地,家里就我和你爷爷,都没有人听我说话了”随后,我听见母亲压抑的抽泣,让我心酸不已,不禁泪如雨下。父亲走后,我们总认为让母亲吃好穿好,啥都不要操心就是安享晚年,却忽略了母亲的需要与被需要,忽略了和母亲的情感交流。那一刻,我穿过被窝拉着母亲的手,学会了倾听母亲的唠叨。

前几天看《奇葩说》,里面有一个很犀利的话题“正确的废话(多喝水、少熬夜、注意身体)还要说吗”,正辨反辨都是清华高校才子,正辨方在最后三十秒总结陈述时反败为胜,他的总结陈述为:“成年后,父母给我们的叮咛多是我们认为的废话、唠叨,却是父母对我们沉甸甸的爱和一生一世的牵挂”。一句唠叨一缕牵挂;一句唠叨一丝疼爱。如今,我每两天都会和母亲视频聊天,倾听视频那头母亲说的家长里短、乡间趣事。每次聊天母亲依然唠叨,叮嘱我上班要注意安全,不要吃冷饭,天冷加衣裳……我亦会让母亲少操心,照顾好自己,絮絮叨叨的话间那份关心与疼爱顺着无线网弥漫﹑流淌,围绕着我们,温暖着我们。

爱父母就耐心倾听他们的唠叨,用耳倾听唠叨里的护犊情,用心感受父母绵绵无休的爱……(设备管理中心  李晓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