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城文苑】夏忙
发布日期:2020-05-27    作者:王利红    
0


周末,趁着难得的休息日回了一趟老家。回家正赶上农村收割小麦、插秧的季节,望着麦田、稻田里一派繁忙的景象,童年时关于夏忙的片段不断涌入脑海。

在农村,夏忙也叫过忙天。主要是指收割小麦、油菜、插秧、种玉米等,其中以收割小麦的场景最为壮观。以前在农村里过忙天是一件大事,乡亲们都要提前办置好米、面等粮食,准备好劳动工具(镰刀、草绳等),以确保过忙天时粮食、劳动工具充足。那个时候山坡上、平地上到处是熟透了的油菜、小麦,全是金灿灿的一片,各地学校也开始放十天忙假。繁忙而紧张的夏忙就这样伴随着学校放假拉开帷幕……

记得每天早上还在睡梦中,就被阵阵“嚯嚯”的磨刀声吵醒,在大人们一遍又一遍的叫骂声中起床。于是戴上草帽,扛着尖担(尖担:挑柴用的长棍,竹木制成,两端尖,可插入柴束内),提着磨好的镰刀,跟在大人背后很不情愿地朝着麦地走去。望着一大片的麦地和红彤彤的太阳,心里就犯愁,这什么时侯才能收割完呢?大人们都在挥舞着镰刀朝着麦子一阵忙碌,只听着咔擦、咔擦一阵子,就割出了一大片空地出来。孩子们紧跟着后面要么装模作样地割麦子,要么弯腰捡拾地上的麦穗。临近中午时,天气越来越热了,大人们都会给孩子们捆上两小捆子麦子先挑回家吃饭去。那时侯都是山路,全靠人力往回去挑,成捆的小麦麦穗朝下,担在肩上的麦子是不能放在地上歇息的,往地上一放麦穗就全散在地上了。两小捆麦子挑在肩上刚开始一路小跑,过了一阵子就感觉两条小腿发酸,大颗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流,担在肩上的麦子越来越重,恨不得把麦子扔掉。当初一直盼望着放假,现在想想还是在学校里面好。只有咬着牙坚持着把麦子挑回家,当把一担子麦子往麦堆上扔去的那一刻,真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收割小麦时最怕下雨,所以人们就要趁着天气晴的时候,加班加点收割小麦,头顶烈日收割小麦更是常有的事。为了尽快把小麦收割完毕,偶尔也会晚上加班收割麦子。晚饭过后,大家都会坐在麦堆上议论着明天的农活安排事项。

家中男劳力们在地里收割小麦时,辛勤的女劳力们也没闲着。早早起来做饭,吃完饭后就往场里铺麦子,等着中午烈日曝晒小麦时,戴上草帽开始用梿枷(脱粒用的农具。由一个长柄和一组平排的竹条或木板构成,用来拍打谷物,使子粒掉下来。)打麦子,伴随着一阵阵清脆而响亮的拍打声,饱满的麦粒便从麦穗中分离出来,一张张布满汗珠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铺在场面上的小麦一般要打上两遍后翻过面后再打上一遍才能把麦穗拍打干净。麦子打完后,要把脱完粒的麦杆捡去,成捆成捆地码放起来,垒成草垛。接下来用家里的木制风车便派上用场了,经过风车嗡嗡的轰鸣声,金灿灿的麦粒不一会儿就装满了口袋。

记得那时房屋高的麦草垛成了孩子们玩耍的乐土,三五成群的孩子爬上麦草垛做游戏,尽情享受着童年的乐趣。

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昔日夏忙热火朝天的场景已经一去不返了,取而代之的是轰隆隆的机器,儿时使用过的木制风车、梿枷等也变成了古董级的藏物。(旅游后勤部   王利红)